亚洲 欧美 中文 日韩AⅤ,亚洲免费无码中文在线,亚洲欧美中文日韩视频,亚洲AV日韩AⅤ欧美AV 国内,打造一个高速,高清的在线观看的电影网站!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另类小说  »  十三姨系列之西域淫狮
十三姨系列之西域淫狮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亚洲 欧美 中文 日韩AⅤ 亚洲免费无码中文在线 亚洲欧美中文日韩视频 亚洲AV日韩AⅤ欧美AV 国内]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一)

清末民初,广州宝芝林医馆。

大厅中熙熙攘攘的布满了来看医就诊的人,几个宝芝林的伙计也是来回奔波
忙的不亦乐乎。

最近的广州也不知道怎幺就兴起了一股瘟疫,虽然不是特别的严重,但受影
响的人也不在少数。

由于人手不够,猪肉荣也放下了手中的生意,跑到宝芝林来帮忙,算起来也
有三天了。

「十三姨去哪里了?还有几个病人要等着抓药呢。」开药单的老先生李老本
,一边埋头写单子一边问道。

「应该是去后面的药房準备药去了吧?也有小半个时辰了呢。」一个小伙计
说道。

李老本听后,也再没有说什幺,转头向外面喊了一句「下一个……」又低回
了头。

小伙计也没有再答腔,又里里外外的忙了起来,只是心里抱怨道「阿七去了
哪里?现在这幺忙,他就知道偷懒。」

宝芝林后院侧厢房的药房之中。

一个斜着头歪脖子的光头,正坐在一个小半个人高的大药箱之上,深灰色的
粗布裤子已经脱了一半,耷拉在分开的腿上,半个屁股坐在微凉的木箱上,微闭
这眼睛,表情享受的很。

还时不时的从鼻子里哼出舒服的声音。

在他的胯下,一个年约二十七八的少妇,正在埋头其中,起起伏伏的上下活
动。

「你这个坏坯子,在这个时间也总忘不了这幺点破事儿,过来这幺久,就不
怕别人起疑心?有人过来怎幺办?」

少妇吐出了嘴里巨大物件,用舌头舔了舔不小心弄到嘴唇上的黏液,抬头看
了一眼男人,眼角中含着无尽的娇媚,又有点幽怨的说道。

「十三姨,你就放心吧,这几天病人这幺多,外面的人手都不够用了,哪里
还有人有闲工夫来这药房?再说了,师傅不是平时除了你,也不允许别人随便来
这里吗?」男人满不在乎的说道,「快点,再帮我好好的吹一吹,十三姨,你的
嘴上工夫还真是厉害。」

原来,这一男一女,不是鬼脚七和十三姨又是谁?!

「你也知道外面忙不过来,还跑到这里来胡搞,我过来拿药也有小半个时辰
了,结果药没拿成,倒是伺候了你这个坏东西这幺久。」十三姨左手握住鬼脚七
的鸡巴,用力的撸了几下,右手却是在他的屁股上狠狠的掐了一把。

说完,就又用樱桃般的小嘴含住了形状奇特的那根东西,卖力的吸吮了起来


「噢……对对对……再深一点……师娘你太厉害了……」鬼脚七忍不住的呻
吟了起来,「谁叫师娘你这幺迷人,我看到你,就忍不住有干你的冲动。」

十三姨白了鬼脚七一眼,「就你嘴甜了,你说说,这几天你趁你师傅不在,
乾了我多少次了?每次都把人家搞的腿软,走路都没了力气。就是想干,也不能
在这个时候啊,外面都忙的不可开交了,你还有这等的心思。」

「哎,我也知道,但是有什幺办法呢?再过两天,你不是要和师傅一起去那
个什幺美国的旧什幺山的?这一去就是那幺多天,我当然要趁这几天,好好的享
受一下了。」鬼脚七说道。

说完,就把手伸到了十三姨的衣服里面,肆意把玩着十三姨的一对饱满坚挺
的大奶子,还时不时的用手捏一下红如草莓的奶头。

十三姨舒服的哼了一声,说道「就那幺几天的时间都忍受不了幺?你也性慾
也太旺盛了吧?像你这样的话,早晚一天,也给你干死了。再说,我也是体谅你
的想法,这几天,只要你想干,我也不都从了你的意?你的要求我不也是尽量的
满足你了吗?」

「说起来这几天真的辛苦师娘了,等你回来,我一定加倍的补偿你。」鬼脚
七淫笑着说。

「哼,人家给你这样乾都快受不了了,还怎幺能承受你加倍?非要乾死人家
才算数的幺?」十三姨假装生气道。

但声音却不知道什幺原因,明显的颤抖了起来。

「十三姨的承受能力我又不是不知道。想当初,你一个人对付赵天霸大平号
的4 个舞狮师傅,还不是一样把他们杀的丢盔弃甲?」想到那时的激烈场面,鬼脚七的鸡巴不由的又硬了许多。

十三姨感受到了鬼脚七阳具的变化,心下一颤,回应道「当时若不是为了飞
鸿,我也不会贸然的做出这样的决定,再说,当时不是也便宜了你这小子?」旧
事重提,十三姨的小穴彷彿真的回到了那个时间,竟然不自觉的流了许多的淫水
出来。

「我也只不过是拣了个漏子而已,并没有乾的太爽,想起现在和以前,真的
是不可同日而语了。」鬼脚七感歎道。

「还叫拣了个漏子?虽然那时候,人家被四个人不知道姦淫了多少次,浑身
一点力气都没有,但还是知道一些事情的,你今天老实告诉我,那天你总共操了
人家几次?」

「也只有两次而已啊,你嘴里射了一次,小骚穴了射了一次,最遗憾的就是
,没有乾到十三姨你的小菊穴。」

「哼,你想的倒美,你师傅都从来没有碰过我,你把人家乾了两次不说,还
想要操人家的屁股。」十三姨道。

「大平号的那帮小子都能操,我怎幺就不能?」鬼脚七并不服气。

「如果不是他们人太多,我怎幺也不容他们碰我那里。我是怕第二天走不了
路,还怎幺陪你师傅去参加狮王争霸」

十三姨说道,「再说,后来,人家不也让你干过了吗?怎幺还是这样唸唸不
忘的?」

鬼脚七却是再也没有答话,嘿嘿的傻笑了下,就又享受起来。

「阿七,不如今天,我就给你吹出来吧,等一下,又怕你把人家操的走不了
路,况且,这个时间也不够给你好好操的了,等今天晚上,人家再好好的陪你玩
一趟。」十三姨用商量的口气说。

「也好,时间太久,别人也会起疑心,但是师傅今晚不回来幺?」鬼脚七说
道。

「飞鸿和阿宽陪李大人去了佛山的民团总练那边,今晚应该是回不来了,我
们这次去这幺久,他总是有很多事情要交代的,不然,他也不会在这幺忙的时候
出去了。」说完,十三姨,把鬼脚七的两个蛋蛋含进了嘴里,用舌头不断的挑逗
着。

「那也好,我就是担心,那个猪肉荣,今晚也不会放过你,那我怎幺办?」
鬼脚七担心道。

「哎,那个死肥猪也是净给我添乱,藉着宝芝林人手不够的理由,非是要过
来帮忙,一住就是三天,忙是没帮多少,天天晚上可是把我弄的够戗。也是一刻
都消停不得。」十三姨无奈道,「他那根肉棍,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是从猪身上拿
下来的,真让人受不了。」

鬼脚七听了这个话,心里当然是很不爽,心里想道,「好像只有那个肥猪才
让你受不了,我你就受的了吗?

看我今天晚上怎幺收拾你!「嘴上却没有说出来。

「如果他今晚真的找你,你怎幺办啊?」鬼脚七问道。

「要不……要不今晚,你们一起过来?」十三姨试探的说道。

「真是个贱妇,看看今晚怎幺惩治你!」鬼脚七心里想道,嘴上却说,「好
啊,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也只能如此了。」

交谈完毕,十三姨又埋头苦干起来,一张小嘴不断的开开合合,小舌头更是
充分的挑逗着鬼脚七的大龟头。

嘴中的唾液,来不及嚥下去的,都顺着鸡巴流到了阴囊上,再从阴囊滴到了
药箱上。不一会儿的时间,鬼脚七的屁股下面就湿了一大片。

「阿七,你今天怎幺这幺久啊?还没有要出来的感觉吗?」长时间的活塞运
动,让十三姨的嘴酸麻无比。

「有一点感觉了,如果你着急的话,就帮我舔舔屁眼吧,这样会快一些。」
鬼脚七使劲的分了分两腿,上身向后仰了仰。

「你这人,就是喜欢这一口,屁股洗过了吗?」十三姨白了他一眼,腾出嘴
来,两手把鬼脚七的屁股向前托了托。

「今早干完了你一次以后,有洗过澡了。」鬼脚七说道。

十三姨扒开了鬼脚七的屁股,让屁眼露了出来,俯下头去,用舌尖在屁眼上
扫了扫。

鬼脚七马上舒服的呻吟了起来,「喔,再深一点。」

屁眼中还是有淡淡的味道飘了出来,不过十三姨也并没有再多说什幺,把舌
尖一点一点的探到了屁眼里面。

一只手却又握住了巨大的鸡巴,来回套弄起来。

「是这样吗?再里一点吗?」十三姨一边试探着进入,一边问道。

「对对对,就是这样,再深一点,好舒服啊。」鬼脚七仰着头,闭上了眼睛


「你怎幺这幺喜欢人家给你舔屁眼,真的有那幺舒服吗?阿荣也是,就是喜
欢人家给他舔脚。」十三姨说道。

「还不是一样的道理?别人操你屁眼的时候,你也不是舒服的大叫?我这一
身的功夫都练在腿脚上,已经练的皮糙肉厚,没什幺感觉了。」鬼脚七说道。

「那当然不一样,操屁眼的那种充实的感觉,真的是畅快无比呢。这怎幺能
同日而语?」

十三姨的舌头不停的在屁眼和屁股周围打着圈,时不时的就用舌尖探进去抽
插几下。

果然过了没有多久,就听到鬼脚七的呻吟更加大声了起来。「快快,十三姨
,含住我的鸡巴,我要射出来了。」

十三姨闻声赶紧的用嘴含住了鬼脚七的大龟头,更加快速的上下活动起来。
一只手握住鸡巴的中间,一只手的食指轻轻的爱抚着鬼脚七的肛门。同时,嘴中
口水扑哧扑哧的声音也越发的大了起来,鼻子还发出「恩恩」的声音。

就这样持续了没有多久,在十三姨觉得快要窒息的时候,鬼脚七却用手抱住
了她的头,使劲的按到胯下,十三姨也明显的感觉到嘴里的鸡巴大了也硬了不少
。瞬间,那浓浓的精液就尽数的射到了她的口中。

滚烫的精液刺激的十三姨咳了起来,眼泪都忍不住的流了下来。

等到鬼脚七的鸡巴彻底的结束了痉挛,十三姨才把嘴拿开。用手拢了拢因为
剧烈活动而溢出到嘴角和脖子上的,口水和精液的混合液体,咕咚一声,全部都
嚥了下去。

「刚刚差一点就憋死人家了,说了多少次了,不要插的太深,」十三姨吞完
了精液,咂了咂舌头,娇怒的说道。

「对不起了,刚刚真的是身不由己了,感觉太强烈了。」鬼脚七憨憨的笑道
,说完,就摸了摸自己的光头。

「好了,快收起你那个丑陋的大家伙,我要去拿药了。」十三姨轻打了一下
鬼脚七的鸡巴,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被他搞乱的衣服,收起了刚刚还裸露在外边
的大奶子,转身走到了药架的旁边,开始认真的抓起药来。

鬼脚七意犹未尽的穿好了衣服,来到了十三姨的身边,一手抓住了她的挺翘
的屁股,来回的揉捏着,说道「要不要我帮忙啊?」

「不用了,你快点到前厅去吧,你在这里,只怕是越帮越忙了。」十三姨娇
媚的扭了扭屁股说道。

「那好,晚上别忘了给我个信儿啊。」鬼脚七一边说着,一边往门外走去。

「哼,就忘不了这点事,放心吧,我会的。」十三姨说着。

听到关门的声音,十三姨的心里莫名的开始发颤。「自己怎幺能这幺淫蕩,
竟然主动的说要晚上伺候他们两个。哎,今晚注定了又是一个不眠之夜啊。」想
着想着,自己的小穴不禁的又流出水来,确实对这个即将到来的夜晚,充满了无
限的期待。

(二)

猪肉荣的眼睛时不时的往后院看去,手里随意的摆弄着药墩子,干起活来也
是心不在焉的样子。忙的热火朝天的大厅里面,猪肉荣的动作显的有点不合时宜


「哎,猪肉荣,想什幺呢?走神很久了你!」一个伙计拍了他的肩膀一下。

突如其来的惊吓,让猪肉荣满脸的肥肉哆嗦了一下,漾起了两个漂亮的水花


「干什幺你!吓了我一跳。」猪肉荣阴下了脸来,用膝盖狠狠顶了一下那个
小伙计的屁股,「赶紧干活去!」

小伙计恐于猪肉荣的硕大的体型,没敢支声,一边摸着屁股,一边嘟囔着「
不知道谁惹了你了,和你开个玩笑,也发这幺大的火儿,疼死老子屁股了。」走
了开来。

猪肉荣并没有听见那小子的抱怨,又转回头来看着刚才的地方。

直到看到了一个苗条靓丽的身影从门里走了出来,才暗暗的送了一口气,脸
上才恢复了原来的表情。

正是十三姨从后院走了过来,手中端这个大的笸箩,笸箩里面装满了晒乾的
药材,可能是很重的原因,走起路来有点吃力。

猪肉荣见状,连忙跑了过去,从十三姨的手中接了笸箩来,大声的说道,「
十三姨,我来帮你!」

十三姨把东西交给了猪肉荣,笑了笑说道,「总算你还长眼时,小心拿,不
要撒到地上去了。」

猪肉荣应了一声,旋即又低下了头,小声问道,「十三姨,这幺久你去了哪
里?是不是又叫鬼脚七佔了便宜?」

说完,又像没事般的,用眼睛扫了下四周。

十三姨顿时羞红了脸,说道,「就你心眼多,又看到什幺了?干活的时候,
还不少的心思呢。」

猪肉荣有点委屈,一张肥大的脸上憋的通红一片,额头上更是冒出了一层的
油光,「我在想你怎幺去了这幺久,况且,我还看到鬼脚七也找理由溜出去了。


「那又怎幺样呢?」十三姨看着猪肉荣急红了的脸,心下暗暗好笑,心中想
道,好像我成了你的老婆一样,走到那里都要你来管着我,就决定要逗一逗他,
说道,「是啊,就是给他佔了便宜你又能怎幺样呢?」说完,还挑战似的盯着猪
肉荣的脸,等着看他的表情。

果然,猪肉荣马上急了起来,「可是,你不是答应今天晚上要给我玩的吗?
怎幺能先去找他。你答应过我的,可不能不算啊!」

十三姨终于没有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用手偷偷的在他的肥腰上掐
了一下,妖媚的笑道,「呆瓜,刚刚就是用嘴给他出了出火,并没有真的干起来
。这你也怕幺?再说,我十三姨答应过你的话,什幺时候赖帐过?你呀,把你的
心放到肚子里吧,今晚老时间,我在你师傅练功的房间等你,你早点过来,有惊
喜的哦。」

猪肉荣顿时喜出望外,说道,「今晚师傅真的不回来了幺?我早点过去行不
行?」

「你这呆子还真是心急,着什幺急?飞鸿是真的不回来,人家一晚上的时间
给你玩,你还嫌时间不够幺?过来那幺早做什幺?快点干活去,事情做不完,你
今晚就真的别想了。」十三姨推了推他背上的肥肉,小声的说着。

「好勒,你放心吧,今晚保证让你爽。」猪肉荣一高兴,端着笸箩,竟然十
分麻利的跑了起来。

十三姨感到一阵的无奈,摇了摇头,也回到大厅,忙活了起来。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脑海里总是想着晚上即将到来的大战,整个下午,十三姨
的小穴都是湿湿的。跑了好多次茅房来清理。有一次,竟然看到在茅厕的外面,
有两只公狗正在围着一只母狗打转,不久就开始轮流交配。

十三姨心里不禁的开始迷乱,今晚的我,是不是也要像这只母狗一样,要轮
流的被阿七和阿荣这两只壮公狗轮流的姦淫?一时忍不住,竟然就在茅厕里手淫
了起来,还很快就到了高潮!

猪肉荣一下午忙的非常的起劲,彷彿有用不完的力气。一直忙到了亥时才回
到自己的临时房中,开始準备起来。

匆匆的洗了一下,离约定的时间还早,猪肉荣为了今晚的体力,觉得小睡一
会儿,等到了子时再悄悄的摸过去。

等到猪肉荣醒过来的时候,堪堪过了子夜时分,猪肉荣连忙起身,悄悄的往
练功房的方向摸了过去。

由于黄飞鸿练功的时候,十分忌讳别人打扰,所以,地点就设在宝芝林最偏
僻的一个角落,平时也很少允许弟子进入,所以,十三姨选择这个地方还真的是
再合适不过了。即便搞的声响大了一点,也绝对不会有人听到。倒是可以放心大
胆的干。

远远看到房间的灯火透出了光亮,猪肉荣知道十三姨已经在等他了,心下不
禁想到,「这个骚货,来的还挺早的,今天倒是没让我等她,她反而等起我来。
一定是忍不住了。」

但是越靠近房间,猪肉荣越是觉得不对,还隐隐约约听到了十三姨的呻吟声


「难道是这个骚货忍不住,先自己搞了起来?」猪肉荣想道,「让我先不进
去,在外边偷偷的看一看,她是怎幺手淫,然后再进去,取笑她一番。」

猪肉荣打定了注意,就悄悄的拉开了窗户的一角,刚好对着床的方向,看了
进去。

这一看不要紧,却是让猪肉荣大为光火,只见,十三姨全身一丝不挂,站在
圆桌边上,两只手撑着桌边,一对浑圆饱满的大奶子挺在胸前,上身一耸一耸的
向前挺着。一张俏脸微红,双眼迷离,舌头还不时的伸出来,舔着嘴唇,嘴里面
还浪叫道,「啊……哦……好阿七……你慢一点……恩……这幺大力……顶的…
…人家……都站不住了……舒服……好人儿……你还真是会干……小穴……都……被你……乾……乾……麻了……「

而十三姨身后的人,却不是光头的鬼脚七是谁?!

只见这鬼脚七的光头上面,已经密密麻麻的布满了汗珠,显然,两人已经是
乾了很久了。

鬼脚七此时并没有说话,也没有理十三姨的要求,只是自顾自的不断卖力抽
插着。并不断的用手揉搓着十三姨吊在胸前的大奶子,捏着奶头。

十三姨此时已经不胜冲撞,口中胡乱的叫着,「死阿七……你……你……听
见了没有……轻一点……啊……哼……要了人家……的命了……你这样……一边摸……人家的……哦……奶子……一边……死命的……操……谁……受得了啊……恩……」

十三姨的叫喊已经带了哭声,猪肉荣知道,这是十三姨要高潮的表现。

屋里的鬼脚七此刻已经知道了猪肉荣正在窗外偷看,不禁又加大了力量和速
度,把头靠在十三姨的耳边,小声的说「骚宝贝,你的猪肉荣大鸡巴哥哥,正在
窗外偷看我乾你呢,叫的再大声一点,勾引死他!」

十三姨已经被鬼脚七操的精神恍惚,听到猪肉荣正在偷看自己被鬼脚七操,
小穴不由的一阵猛烈的收缩,「啊……小骚穴要洩了……阿荣……不要……不要……看了……快进来……一起来玩我吧……阿七……七哥哥……不要停啊……「

猪肉荣听到十三姨的叫声,知道他们已经看见了自己,就再也不好躲在外边
,一脚踢开了门,飞速的脱光了衣服。

露出已经坚硬如铁的黝黑的大鸡巴,来到圆桌的旁边,用手拉过了十三姨的
头,往自己的龟头上按了下去。

龟头马眼处流出的黏液,涂了十三姨一脸,在烛光的照耀下,反射出亮晶晶
的颜色,给如此春色的房间,添加了几分的淫糜气氛。

突如起来的举动,让十三姨反应不及,浪叫声骤然消失,随即却传来了幽怨
的声音「你个死猪头,就不能慢点吗?

哦……死阿七,等人家……恩……说完话……你再干嘛……塞的……人家的
……嘴……都喘……不过气……来了……都不要急嘛……人家……整晚都是你们的……你们慢慢玩嘛……哦……「

可是,此时的两人如何能听的进去,本身就互相有点吃醋,此时同床操穴,
那是一定要分出高下来的。两人谁也没有出声,只是更加狠的用起力来。

十三姨这时已经发不出声音来,只能从鼻子里传出恩恩的淫叫。两只铁条一
样的东西同时在自己的身体里面进出,十三姨已经完全沉迷在这样的快感当中。

突然,十三姨推开了猪肉荣,嘴里大叫着,「阿七,快点……哦……人家要
丢了……哦……恩……啊……」

随着十三姨的一声高亢的喊声,鬼脚七明显的感觉到了十三姨的肉穴增加了
收缩的力度,如同一个无底洞一般,要把自己的整条的鸡巴吸进去一样。

鬼脚七心道不好,马上抱圆守一,生生的压下了要射精的念头。又死命的快
速抽插了几十下,把十三姨送上了高潮。

当再也感觉不到十三姨的收缩以后,鬼脚七停了下来。并没有说话,而是挑
衅般的斜着眼睛看着猪肉荣,意思好像自己把十三姨操出了高潮,自己胜利了一
般。

猪肉荣当然能从他的眼睛里读出这个意思,顿时恼火了起来,心里并不服气
,狠狠的说了一句,「换姿势,到床上去!」

鬼脚七和猪肉荣好像有了默契一样,两人就这样,一个把鸡巴插在十三姨的
肉穴中,一个插在十三姨的小嘴中,用这个姿势,把她抬到了床上。

刚刚高潮的十三姨此时还并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幺事情,头脑中还是一片
混沌。

直到感觉一个热烫如火的东西,一下进入自己的屁眼的时候,才警醒过来,
大叫一声「不要!」

但是,正在较劲的两个人怎能听她的?

都没有说话,各自的运动了起来!

这是的景象,十三姨好像三明治一样,被两人牢牢的夹在中间。猪肉荣仰面
躺在最下边,一根大鸡巴插到了十三姨的肉穴当中,鬼脚七则在最上边,把鸡巴
乾到了十三姨的后门里。十三姨被夹在中间,动弹不得。两个人,也是人手一个
,平分了十三姨的一对大奶子。

「你们两个死鬼,今天真的要操死人家吗?啊……」还没等十三姨把话说完
,两个人就这样隔着她,大眼瞪小眼的干了起来!

十三姨彻底的丧失了希望,她知道,今天晚上只能随便自己男人的这两个徒
弟摆布。

就再也没有出声反对,闭上眼睛,又浪叫了起来。

(三)

日上三竿的时候,十三姨才睁开了朦胧的睡眼
,感受着从下体传来的阵阵酥麻的感觉,十三姨心里不禁的娇嗔道,「这两个死
鬼也真是,好像再也操不到我了一样,给个机会,就没命的搞,也不管人家受不
受得了。

下次,确是再也不能这幺放纵这两个人了。」

一想到了下次,从小穴又传来了一阵电击样的快感。

十三姨用手轻轻的抚摩着红肿的小水穴,心里顿时觉得娇羞无限。

「十三姨,师傅他们回来了!」

门外,宝芝林的小丫头翠儿轻声的叫道,「你起来了吗?今天起的这幺晚,
是不是身子不舒服啊?」

「飞鸿回来了?」

十三姨应道,「我马上就过去,可能是因为这几天太累了吧?」

「哦,那我和师傅去说一声。」

翠儿应了一声,转身离开了。

十三姨起身,忍着下身的肿涨,匆匆的洗漱了一番,马上就赶到了前厅。

来到了大厅,整个的气氛有点严肃,而且,今天也非常稀罕的停止了看病。

所有的人都聚拢在大厅中央,黄飞鸿却是一个人坐在太师椅上,表情肃然。

十三姨知道众人正在商谈大事,所以也就知趣的没有靠近,而是在人群的外
围等待。

直到日近晌午,似乎事情有了结果,大家才散了开去,各自忙各自的,宝芝
林的病人也都陆陆续续的进来。

此时的黄飞鸿才看到了十三姨,脸上的表情顿时一鬆,才有了点笑意。

「少筠,你等了很久幺?」

黄飞鸿似乎有意识的想要拉十三姨的手,但伸到半路才想起这大厅当然来来
往往的太多的人,便顺势把手转了一下,假意的拍打了一下马褂的前摆,咳嗽了
一声,来掩盖自己的窘态。

十三姨当然已经把这一切看在眼中,心里也升起了一阵的无奈。

「哎,大宗师,总是要估计自己的言行,哪怕是和自己心爱的女人,也不能
失了分寸。」

「阿七,阿宽,阿荣,你们几个过来!」

黄飞鸿突然大声叫了几个徒弟的名字。

倒是把十三姨吓了一跳。

几人听到以后,都放下了手中的活计,跑了过来。

「刚刚大家商量对策的时候,我也说了,本来我要和十三姨一起去旧金山,
看看阿苏在那里开的宝芝林的情况,但是现在广东一带的白莲教最近活动突然频
繁了起来,估计他们是要有什幺大的动作,昨天我也是和李大人一起去查看了民
团总练的情况,也好做一下对白莲妖人的剿灭準备。

所以,之前的计划要做一下调整,我们需要分成两拨人去旧金山。」

说完,黄飞鸿环视了大家一眼,继续说道,「阿七,你就先和十三姨起程,
明天就走千万不要耽误了火车。

路上保护好十三姨。

我和阿宽把这边的事情处理完,稍后也就过去。

阿荣,我们不在的这几天,宝芝林就交给你了,替我照顾好。

有什幺事情的话,你就去城南城隍庙去找丐帮的几位长老,他们会帮你的。


鬼脚七一听师傅的安排,顿时愣了一下,少顷,便喜不自胜,痛快的答应了
下来,「师傅,你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十三姨的!」

同样的话,在黄飞鸿的心里,觉得异常的安慰,这几个徒弟都是可以帮他分
担责任的人了。

但是在猪肉荣的心里,确是极其的失落,心里想,怕是要把十三姨天天晚上
照顾到床上去了吧。

黄飞鸿看众人都无异议,便如此定了下来。

自己又匆匆的叫上阿宽出门去了。

十三姨看黄飞鸿走了以后,也并没有多说什幺,只是用媚眼瞟了鬼脚七一下
,也转身离开了。

鬼脚七却还是沉浸在巨大的喜悦当中。

虽然眼看着猪肉荣尾随十三姨去了后厢,但破天荒的没有吃醋,心想,今天
就便宜了你这个死肥猪,这一路上,十三姨都是我一个人的,有的是时间玩,也
不和你计较这一下午的时间。

老子收拾东西去了。

十三姨知道猪肉荣跟在自己身后,也并没有反对,看看四周没有人注意他们
,反而进屋后给他留了门。

「阿荣,你也不用沮丧,我也就是去几天而已,回来再好好的补偿你。」

看见猪肉荣进来以后,十三姨说。

「哎,这是师傅的安排,谁让我的武功不如鬼脚七呢?」

猪肉荣说道,「罢了,时间不多了,十三姨,你再帮我吹一次吧,我还有很
多事情要做呢。」

「你还真是!昨天晚上,你俩个坏坯子差点把人家操死,转过天来,又要人
家给你吃你那丑东西。」

嘴上这幺说着十三姨却还是蹲了下来,伸手去解猪肉荣的裤子。

不一会儿,就从屋子里面传来微弱的咕唧咕唧的声音……第二天一大早,十
三姨和鬼脚七就告别了众人,踏上了去美国的旅程。

这一路上,自然不用说,鬼脚七是享尽了十三姨的周到照顾,整天的春意盎
然,一路春色,暂且不表了。

不一日,来到了美国的旧金山,远远的就看到了带了一帮人来迎接他们的牙
擦苏。

「十三姨,十三姨,在这里!」

牙擦苏说着含混不清的国语。

十三姨向他挥了挥手,拉了拉鬼脚七,朝那群人走去。

这一路上,不知道是不是太久没见到自己同乡的人了,许多的华工和牙擦苏
总是问这问那,唠叨了个不停。

十三姨却是始终面带微笑的应答着。

一副雍容的贵妇人模样。

总算是到了旧金山的宝芝林,大家也都散了,这才稍微的安静了下来。

牙擦苏把旧金山宝芝林的大体的情况向十三姨介绍了一下,同时也问了黄飞
鸿没有同来的原因,便回了自己的住所。

可能是一路上太过淫乱的关係吧,晚上,鬼脚七并没有过来纠缠,而是老老
实实的在自己的房里休息。

本来以为牙擦苏晚上也一定会过来佔佔自己的便宜,因为白天的时候,他就
忍不住对自己动手动脚起来,还好被自己一个白眼给瞪了回去。

但谁知道,现在他却不知去了哪里。

「这样也好,很久都没有这幺好好的休息过了。」

旅途的劳累让十三姨很快就睡了过去。

这一觉睡的确实是畅快无比,彷彿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活了过来,精神也充
沛了很多。

十三姨第二天的清晨起来后,仔细的打扮了一番,换上了自己喜欢的西式的
套裙,这样的裙子现在在美国很流行,精心的剪裁,很好的突出了女性的身材曲
线,比起中式的来,确实更能显现出女人的妩媚。

在中国,由于要照顾黄飞鸿的身份,所以,十三姨也一直都没有穿,现在在
美国,穿上这一套,也是再自然不过了。

美国的宝芝林,生意当然没有中国的好,主要的病人也都是当地的华工,美
国人对于中医还是不怎幺认同。

所以,即便现在已经接近晌午了,人也并不是很多。

一直到现在,还是没有见到牙擦苏的身影,十三姨心下也疑惑了起来,「这
个阿苏,到底到哪里去了?」

十三姨来到大街,看着这个小镇中破败不堪的景象,心里感歎起来,「这里
到底还是不如旧金山这样大的城市,一路上除了衣着破烂的华工,就是看起寒酸
不已的贫民,只能偶尔看到一些衣着华丽的上层贵族,眼中却是看也不看旁人,
只自顾自的坐在马车上。

就这样越走越远,路上的华工也渐渐的多了起来,路旁的房子也越加破败。

「这里应该是多数华工住的地方了吧,比刚刚的地方还要不堪呢。」

十三姨一边寻思着,一边走。

突然,看到前方的不远处,一个熟悉的身影闪过。

那个人不是阿苏还有谁呢?十三姨好奇心大起,「这个阿苏,大白天不在宝
芝林,却是跑到这里来乾什幺?」

,也不由的加快了脚步,跟了上去。

走了一段路,路面上更加寂静,根本也看不到人影,却听到了隐约的吆喝的
声音。

只见阿苏恰巧是进了传出声音的小屋子里。

「牙擦苏,今天怎幺过来的这幺晚?我们等不及,已经开了好几局了。」

一个声音道。

「是啊,牙擦苏,是不是昨天晚上输光了,没有筹到钱,不敢过来啊?」

另一个声音讥笑道。

「没,没有,只是昨天睡的太晚,今早多睡了一下而已!」

牙擦苏小声说。

「那你今天带了多少钱来啊?赌本不够,我们可是不让你参加的。」

「我已经把我所有的钱都拿来了,今天一定要翻本!」

牙擦苏狠狠的说道。

「不要和他啰嗦了,赶快开局吧,今天还要叫你血本无归!」

说完,就听着这人哗啦哗啦的摇起色子来。

十三姨躲在窗外,偷偷的向里面看去,只见四个人兴沖沖的围着一张桌子,
正在赌钱。

而这四个人,也都是昨天一起和牙擦苏去接自己的,也算是认识。

一个头髮花白,一脸皱纹,龇着一口大黄牙的正是汉叔,是来这里打工的华
工中年纪最大的。

两只黝黑粗糙的大手正拿着色盅在头上摇来摇去。

另一个看起来也是有五十上下的年纪,皮肤黝黑,面像兇恶的家伙叫做龙叔


还有一个年纪很轻,看起来身强力壮,但是一脸奸人像的叫李义方,是个无
所是事的小混子。

「好你个牙擦苏,我说怎幺到现在连个人也见不到,原来是跑到这里来赌钱
了!」

十三姨心里想到,「飞鸿是最讨厌人赌钱的,这个阿苏也是不知好歹,要是
给飞鸿知道了,看看他能不能扒你一层皮!」

十三姨在窗外愤愤的想着,屋内的赌局还在继续,那里知道,只有一会儿的
工夫,牙擦苏就又输的一乾二净。

十三姨怕阿苏发现,正要起身离开,却听到屋里的汉叔说话了,「龅牙苏,
你今天又输完了,明天再用什幺来赌啊?」

「你们就再借一点给我吧,我一定能翻本的。」

牙擦苏哀求道。

「滚吧你,你已经接了我们好多钱了,总说能翻本,现在还不是一样输的精
光?没有钱就不要再来了,这宝芝林的地契,你也不用想着再拿回去了!」

龙叔狠狠道。

「你们就先宽限我几天,等我借到钱,马上回来翻本,把地契赢回来,你们
也知道,我师傅过几天就过来了。

要是被他知道,他会打死我的。」

十三姨听到这里,也是大吃一惊,这个牙擦苏竟然连宝芝林的地契都输了出
去?屋里,牙擦苏还在苦苦哀求,十三姨再也听不下去,转身偷偷的回去了。

就这样,一直到了傍晚,十三姨才看到牙擦苏没精打采的回来。

饭也没有吃,问他是怎幺了,他只推脱说身体不舒服,就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十三姨当然知道这是为什幺,但又没有办法。

也只能和鬼脚七吃了晚饭,各自回房间休息了。

第二天一大早,十三姨叫来鬼脚七和牙擦苏说,「飞鸿过几天就要来了,来
之前,你们师傅有交代过要找附近几个小镇的华工工会商讨事情,今天,你们两
个就去跑一下腿,分别去通知一下,顺便也去镇子上再进些药材回来。」

牙擦苏本是要张口找个理由推脱,但想来,横竖今天没有钱,也不能再去付
赌约,也就默认了。

鬼脚七自然是知道师傅确实有吩咐过,附近的几个镇子也散布的比较开,如
果不抓紧,可能真要耽误了大事。

也就应承了下来,匆匆的收拾了一下,就拉着牙擦苏出门了。

等到确认了他两人真的走远以后,十三姨回到房中换了衣服,一个人,又按
照昨天的路,来到了众人赌钱的地方。

今天屋子里面竟然没有赌博的声音,只听到有两个人在说话,「今天看样子
,龅牙苏是不会再来了,估计也是没有借到钱。」

龙叔无聊的说道。

「是啊,今天真是安静的让人心烦啊,义方那小子今天也不知道跑去了那里
,即便想赌,人也不够,我们两个赌,那也是无趣的很。」

汉叔说道。

两人正说着话,冷不丁的一个声音,把两人吓了一跳,「既然人不够,那我
来和你们赌怎幺样啊?」

十三姨一边说着,一边从门口走了进来。

两人看到十三姨突然闯了进来,顿时一阵慌张,随后却又相视一笑。

「哟,是十三姨啊?」

汉叔瞇着眼睛笑了笑,「来,快进来坐。」

「没想到,十三也精通这个门道?」

龙叔用眼上下打量着十三姨,只觉得这个漂亮的女人,全身上下都透出了那
幺一股子高贵冷傲的味道。

「精通倒是不敢说,现学应该也来的及。」

十三姨轻衊的笑了笑。

「那好,我们两个老鬼也正闲的发慌,正好十三姨赏脸,我们就开两把,消
磨下时间。」

汉叔说完,就拿起了色子,要摇起来。

十三姨却用手一把按住了汉叔的手,说道,「不过今天,我们倒是要改改规
矩了。」

汉叔只觉得,一只如羊脂般娇嫩的小手,按在自己的手上,心中顿时说不出
的舒服,就任凭十三姨这样压着,问道「我倒想听听看,是什幺新规矩?」

「我知道你们前些日子,从阿苏那里赢走了宝芝林的地契,我今天也就是为
了这个而来的。」

十三姨说道,「我也知道请求你们把地契还回来是不可能的,只能凭本事赢
回来,我十三姨也自信并不是你们这些赌场老手的对手。

我手上还有些钱,你们不妨把地契折合成美金,我从你们手上买回来!」

听十三姨说完,两人同时哈哈大笑,「十三姨,我想你还不明白,对于一个
热爱赌博的人来说,真正的乐趣不在于多少钱,而是赌的过程,你要用钱买的话
,你还是请回吧。」

说完,汉叔抽回了自己的手。

十三姨早就知道,用钱买回地契的可能性小之又小,便放弃了这个念头道,
「也罢了,赌就赌,你们先和我说一下这色子是怎幺个玩法?」

两人听后,不由的乐了,一个连色子都不会玩的人,竟然敢和自己赌,那不
是送钱来的幺?「好,我就和你说一说,我们玩色子很简单,就是比大小,一共
三粒,点大的算赢。」

汉叔解释道。

「那好,我们现在就开始吧。」

十三姨道,反正是生手,横竖就是碰运气。

两人对看一眼,这默契就应运而生,嘿嘿一笑,就开始了赌局。

但凡是经常玩色子的人都知道,比大小的玩法,单靠的就是这手上的技术,
熟能生巧。

像十三姨这样,刚刚接触的,却是十之八九要输的。

事实果然,这十三姨,开始的时候不知道是真的走运,还是两个老鬼故意逗
她,头四把,还真是赢了不少的钱。

但接下来,却都又输了回去。

十三姨头上也急的冒了汗出来。

眼见的这就剩了最后一把,汉叔掷出了十五点,龙叔掷出了十一点,十三姨
掷完了以后,却是迟迟的不敢揭盅。

如果这把输了,自己带的钱也全都输光了。

汉叔和龙叔两人都静静的没有说话,只等着十三姨揭盅。

十三姨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缓缓的揭开了赌盅,却是一个九点。

输,已经成了定局。

汉叔看了结果,笑了笑,把赢的钱取了过来,说道,「十三姨,你已经没钱
了,咱们今天也就赌到这里,您也请回吧。」

十三姨无奈,暗暗的歎了口气,转身就向门外走去。

走到门口,却突然转了身回来,彷彿下了很大的决心,说到,「如果没钱,
还有别的方法赌吗?」

两人愣了愣,不知道十三姨是什幺意思,「没有钱还怎幺赌?」

「那你们看,我能值多少钱呢?」

十三姨笑了笑说。

两人顿时明白了十三姨的意思,但是仍然不能相信,竟然都说不出话来。

三个人就这样,静静的彼此看着对方。

过了几分钟,还是汉叔比较老道,问道,「十三姨,你要怎幺压呢?」

「地契还给我,我陪你们两个人玩一次。」

十三姨惟恐他们不答应,竟然从眼睛里飘出了一丝媚光。

这龙叔显然受不了这样的刺激,人一激动,险些要答应下来,谁知道,汉叔
却是拉他一把,说道,「不行,这样也太没有意思了。」

龙叔焦急的看了汉叔一眼,似乎在责怪他为什幺不答应下来,要知道,对于
已经很久都没有碰过女人的这些华工来说,这是一个多幺难得的机会!汉叔没有
理他,继续说道,「这样说起来,好像是我们佔了便宜一样,不若我们把地契折
成美金,如果你赢的钱能抵得过地契的钱,我就把地契还你。」

十三姨心里骂道,「好你个老东西,还真是狡诈,貌似公平,由于我技术不
如你,实际上你都是胜券在握。

但事到如今也没有办法,只能答应了。」

「那好,怎幺个规矩,你说来听听。」

听到十三姨答应了下来,心下都暗暗的鬆了口气。

「这宝芝林的地契,我也去问过了,怎幺也能当个五百美金,咱们就以这个
为準,你看怎幺样?」

汉叔说道。

「嗯,这个价钱也确实算公平,那好,我们就以这个来算。」

十三姨说道。

「我们比大小,一个点数一块美金,你赢,就从五百里面扣,你输一次,就
要给我们干一次。」

汉叔说道。

「不行!」

十三姨反驳道,「一个点数一块美金,那什幺时候才能扣到五百,你们两个
要折腾死人家幺?一个点数算二十美金。」

「二十太多,最多算十块。」

汉叔坚决地说道,「没的商量!」

「好,就算十块,但也不能你们赢我,就搞人家,这样人家怎幺受得了。

要是你们赢我少于五点,我只能给你们摸,五点到十点,我用嘴给你们吹,
十点以上的,才能干人家。」

十三姨也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好,成交。」

两人异口同声。

于是,赌局重新开始。

(四)

有了之前几局的历练,十三姨显然变的老练了许多,知道不能每次都自己先
开局,让他们两个人先投,自己赢的机会显然要多一些。

「汉叔,你先开,我们三人轮流坐庄。

不能每次都是人家先开始。」

十三姨娇媚的说道,这样的神态,已经让两个年近六十的老色鬼垂涎三尺,
也不由得他们不答应。

「好,就如你所愿吧。」

汉叔说道,顺手就抛起了色子。

只听三粒色子在色盅里面滴沥咕噜的转了一会儿,汉叔就迫不及待的揭了盖
子起来,一看却是一个十一点,不大也不小。

「龙叔,到你了。」

十三姨刚刚说完,龙叔就赶忙的抓了盅子过来,摇了一下,就狠狠的扣在了
桌子上面。

打开一看却是一个八点。

随后就沮丧的歎了口气,把盅子交给了十三姨。

十三姨拿过盅子,并没有急着摇,而是打开了盅盖,微微的吹了口气。

两人看的不禁呆了起来,只觉得那口气并不是吹向色盅,而是吹向自己。

那樱桃般的小嘴和性感饱满的粉红色嘴唇,让他们看的忍不住性起,裤裆底
下的两根鸡巴开始有了反应。

「娘的,老子赌了大半辈子了,还没见到有哪个人能赌得这幺优雅。」

汉叔暗暗的吞了吞口水,心里想道。

而龙叔却更是不争气,眼睛都看直了。

十三姨缓缓的拿了盖子起来,仔细分辨清楚,一看却是一个十六点。

高兴的喊了起来,「是十六点!汉叔,龙叔,你们算算要输我多少钱呢?」

「哼!」

汉叔冷冷哼了一声,说道,「我输你五点,阿龙输你八点,一点十块美金,
总共是一百三十美金。」

龙叔还沉浸在十三姨的美色当中,并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幺,直到听见汉
叔说到一百三十美金的时候才回过神来。

十三姨高兴的说着,「看来,我是时来运转了。」

汉叔并没有说话,心里想道,「你个浪蹄子先不要得意,等下看我怎幺赢你
!」

「阿龙,到你了!」

汉叔把色子递给了龙叔。

龙叔此时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堪堪的静下了心来,好好的应付这个赌局。

「阿龙十二点。」

结果出来以后,龙叔终于放了心,长长的出了口气。

「十三姨,六点。」

「我是十六点!」

汉叔也终于鬆了一口气。

结果出来以后,三个人都不动了,彼此看着对方,过了几分钟的时间,汉叔
阴阴的说道,「快点吧,还等什幺呢?」

十三姨虽然知道今天终归是免不了被两人折磨,但也没想到来的竟然这幺快


只能无奈的开始脱衣服。

两人如何肯放过这样千年难遇的机会,目不转睛的盯着十三姨的身体,不愿
放过任何的一点春光。

只见十三姨缓缓的转了身过去,用手一个一个的解开了背部的扣子。

每解开一个扣子,就露出了点点的雪白如凝脂的肌肤,两人看的口水都快流
了出来。

竟然没有发现,有两颗十三姨的手够不到。

「你们两个老色鬼,光顾得看人家,快过来帮忙啊。」

十三姨回头娇嗔道。

两人闻声才反应过来,争先恐后的抢了过去,匆忙中,竟然撞到了一起。

却是汉叔一瞪眼,把龙叔给瞪了回去。

十三姨看了,又笑道,「你们两个争什幺啊?早晚不都是你们的?快点帮我
解开。」

即便是久经沙场的汉叔,此时也禁不住的手有些颤抖,慢慢的帮十三姨解开
了扣子。

扣子一开,一整件的裙子顿时从十三姨身上滑落。

两人一看之下,不禁大惊失色。

不仅仅是因为看到了十三姨背部雪白的肌肤以及肥嫩挺翘的屁股和笔直的双
腿,更是因为,两人发现,十三姨除了裙子,其实里面什幺都没有穿,脱下了裙
子,就清洁溜溜了!这时候的两个人已经完全的愣在了那里,对于已经很久都没
有碰过女人的老男人来说,这副情景带来的震撼,完全让两人不知所以!并没有
想像中,两人马上扑过来的事情发生,十三姨顿了顿,转过身来,看着两人妖娆
的说道,「还等什幺呢?愣在那里干嘛?难道还要我教给你们怎幺对付女人吗?


说完,又挺了挺硕大丰满的奶子,只见那奶头在射到屋子里的阳光下熠熠生
辉,整个人如同女神一般的站立在那里。

十三姨两腿交叉,稍微的侧身站立,这样,两人都能看到自己丰满的肥臀,
下边一小撮的阴毛呈倒三角状,显然是经过精心的修理,被两腿一挤,更加的突
出了阴埠的弧度。

两个人听到十三姨的召唤,再也忍耐不住,都如饿虎一般的扑了过去。

汉叔双手直接抓向她的一对大奶,一张嘴更是毫不犹豫的堵在了十三姨的小
嘴上,一条粗壮的舌头,更是探到十三姨的小口之中,来回的搅拌,吸吮着十三
姨口中的唾液。

如同在吃琼浆玉液一般的滋滋有声。

十三姨开始还试图咬紧牙,抵抗舌头的入侵,但她又哪里是这个强壮男人的
对手?也只能任凭他的舌头在自己的嘴中索取,侵略。

吸了一阵,汉叔竟然由索取变成了给予,不断的把自己的唾液渡到十三姨的
口中。

十三姨没有来得及吞下,多余的唾液,都从她的嘴角流了出来,沾湿了下巴
,又流到雪白的脖颈之上。

十三姨只能从鼻子里发出恩恩的声音来,表示反抗。

这时的龙叔也没有闲着,一双黑乎乎的大手,分别抓住了十三姨的两片弹性
十足又肥嫩的屁股,用力一掰,竟然把舌头伸了进去,舌尖却是不断的挑逗着十
三姨的小菊花,体味着从其中散发出来的淡淡的幽香。

龙叔一边舔着十三姨的屁眼,一边对汉叔说,「阿汉,这骚货的屁眼真的是
香的呢,就好像镇子上那些外国妓女身上涂的那种味道一样!」

「是吗?真的不错!等下也让我尝尝是什幺味道!这小浪蹄子的口水也真的
是好吃的不得了!等下我们换换!」

汉叔一边给十三姨吃着自己的唾液,一边说道,「怎幺样,小骚货,老子的
口水是不是也好吃的紧?」

十三姨此时那里还有时间回答,只能尽力的吞食着汉叔的口水,同时分神抵
御着从屁眼里不断传来的快感,嘴里哼哼啊啊的呻吟着什幺。

等到汉叔喂的够了,才停了下来,又把自己的嘴转移到了十三姨的一对大奶
子上,用嘴尽可能多的把奶子吸到嘴里并用舌头不断的来回挑逗着粉红的奶头。

这时的十三姨嘴才闲了下来。

吞下了最后的一点口水后,她用舌头舔了舔嘴唇,在鼻子里面哼道,「你们
两个死鬼,怎幺不按照规矩来呢?不是说要一个乾水穴,一个吃鸡巴吗?怎幺倒
是喂起人家口水,玩起人家屁股来了!快停下!」

嘴上虽然这幺说,动作却是配合起两个人来,并没有半点的反抗。

「怎幺?你这就着急要乾穴了幺?」

汉叔讥笑道,「不用着急,等下有你爽的!」

「对啊,要慢慢的享受哦。」

龙叔道,「阿汉,这个小婊子的骚穴已经出水了呢。」

龙输一边舔屁眼,一边用手不断的扣弄着十三姨的小洞口。

「啊……你这坏人……你这样挑逗人家……恩……人家不出水才怪呢……哦
……好麻啊……」

十三姨呻吟着。

「一看就是个万人操的浪蹄子,这幺容易出水。

是不是很长时间都没有给人操过了?」

龙叔问道。

「切,说不定过来这几天,天天晚上给龅牙苏乾呢!是不是啊,十三小骚货
?」

汉叔轻衊的问道。

「恩……才没有呢……人家才没有给……阿苏干过……哦……龙叔……你的
手不能再深点幺?」

十三姨哼道。

「少给我们装了,你以为你和龅牙苏的那点事我们都不知道吗?」

汉叔道,「他可是什幺都告诉我们了。」

十三姨闻言,心下也是一惊,「他们怎幺会知道这个事情?」

于是问道,「这个阿苏,什幺都敢说出去,他都和你们说什幺了?」

「嘿嘿,说了你和他的那些风流事啊。

你自己都不记得了?」

龙叔道。

「有一次,我们提到女人,龅牙苏在我们面前吹嘘起你来,说你是多幺的风
骚性感,大家都不相信,于是这个龅牙苏就急了,就和我们说了很多关于你们的
事情,还有你的贴身衣物为证,搞的我们两个一晚上都没有睡好,没想到,今天
竟然真的有机会一亲芳泽啊。」

「是啊,我们还花了好多钱,把你的那套衣物买了过来,两个人轮流的打飞
机,也算是把你轮姦了好多遍了,哈哈。」

「你们两个老色鬼,今天真是便宜你们了。

不然我们改个方式,也不用再赌了,今天我就随你们两个人玩,但是那宝芝
林的地契,你们要还给我。」

十三姨说道。

「可以是可以,不过光今天,如何能满足我们两个呢?我把地契还给你,你
却是要再陪我们玩上个几次?」

汉叔说道。

「你们还真是贪心啊,玩人家一个下午还不嫌够幺?还要玩几次?过几天飞
鸿来了,你们就不怕他幺?」

十三姨嗔道。

「黄师傅也要来幺?不过也没关係,至少他来之前,你是属于我们的!」

汉叔道。

「那好,一言为定,不能反悔的哦。」

十三姨听这个事情有了着落,也就放心了下来,尽情的享受着两人的服务。

三个人就这样玩了一段时间,汉叔和龙叔开始有点厌烦起来,就说,「十三
姨,你享受了这幺久,也该我们两个人舒服一下了吧。」

说完,就脱下了裤子,把那根已经坚硬如铁的大鸡巴掏了出来。

龙叔见状,也停下了嘴里的活计,站了起来,把自己的阳具也拿了出来。

十三姨笑笑,没有说话,顺从的蹲了下来,两手一手抓住一根,心下不禁吃
惊,「好粗的鸡巴,甚至比赵天霸的东西还要厉害,这几天真是有的受了。」

两人从十三姨的眼神中读出了震惊,两人相视一笑,都觉得自己顿时自豪无
比,那两根鸡巴又比刚才硬了许多。

鸡巴上也是青筋暴起,龟头硕大无比,看起来十分的恐怖。

十三姨先含住了汉叔的龟头,一个龟头已经让十三姨含起来有些吃力了,一
只手却是抓住龙叔的鸡巴,来回的套弄起来。

两人都情不自禁的哦了一声,一人佔有了十三姨的一个奶子,不停的揉搓玩
弄起来,十三姨的一对大奶顿时变幻出了许多不同的形状。

这十三姨的口中技巧确实是厉害,只见她时而含一下汉叔的鸡巴,时而含一
下龙叔的龟头,时而把两个同时放到嘴中摩擦,不一会儿的工夫,就从两人的龟
头马眼里面,溢出了些许粘滑的液体。

「小骚货,你的嘴还真是厉害,我已经很久没有这幺舒服过了。」

龙叔说道。

「是啊,我老汉也曾经是阅女无数,但十三姨你,确是这里面最厉害的的一
个尤物。」

汉叔也点头道。

「既然你们把人家说的怎幺好,那等下乾人家水穴的时候,可要怜香惜玉啊
,人家都担心承受不了呢。」

十三姨抬头看了看两个人,抛了一个媚眼。

「哈哈,小婊子,你这算是求饶了吗?这可不像十三姨的作风啊。」

汉叔说道。

「哼,就算是人家求饶了吧,从开始看到你们两个的大东西,人家在心里就
开始害怕了。」

十三姨道。

「害怕什幺,等你尝过滋味以后,说不定就爱上了这个东西,怕是天天过来
求我们操你了!哈哈!」

龙叔笑道。

「你们倒是想的美,能答应你们的条件就算是便宜你们了。」

十三姨舔了舔龙叔的龟头,惹的他又呻吟了一声。

就这样,十三姨一边给两人舔着鸡巴,一边和两人打情骂俏,不知不觉中,
自己的小穴里面已经淫水泛泛了。

「你们两个还要人家给你们舔多久啊?还不进入正题吗?」

十三姨觉得自己的肉穴中已经是骚痒难耐了,于是忍不住问道。

「哈哈,阿龙,我就说,这个小骚货忍不住了,来求我们操了。

你说我们能答应她吗?」

「嘿嘿,既然这样,阿汉,就让我先满足他一下吧。」

龙叔一边说着,一边从十三姨的嘴中抽出了鸡巴,蹲下抱起了十三姨的屁股
,十三姨顺从的站了起来,躬下身,嘴里依然咬住汉叔的鸡巴不放,把自己的屁
股给了龙叔。

龙叔用手摸了摸十三姨的小穴,触手之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20-09-26更新.